家庭、家风、家训、家教的探讨与实践

来源:县关工委 发布时间:2020-12-08 17:46 浏览次数:

为了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的《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纲要》《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生劳动教育的意见》和习总书记关于家庭家风家教建设的有关论述精神,省、市、县各级关工委、网信办、教育、文旅、共青团、妇联、文联联合印发了在《中小学组织开展“好家风·我行动”主题活动的实施意见》。根据实施意见中关于主题宣讲活动的要求,县关工委组织人员编写了《家庭、家风、家训、家教的探索与实践》的宣教材料,以期促进主题活动的深入开展。

一、问题的提出

家庭、家风、家训(族训)、家教是人们都非常熟悉的字眼,但在实际生活中往往引不起人们的重视、思考、探讨和研究。2015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春节团拜会上讲话时强调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引起媒体、学术研究和各级党政部门以及全社会对家庭、家风、家训(族训)、家教等方面的研究和探讨。2015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专门开辟了“我的家风是什么”的专题节目,家庭、家风、家教作为一个重要议题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了一系列以家风家训为主题的教育活动。中国关工委在安排2020年全国关教工作中专门就重视家风家教问题作了部署安排,陕西关工委在网站上专门开辟了“好家风·我行动”网页,这就足以说明注重家庭、注重家风、注重家训、注重家教是促进家庭幸福、社会和谐的基础工程之一,每个社会成员都应该积极参与认真践行。

二、家庭、家风、家训、家教的基本含义与关联

1.什么是家庭。“家庭”是一个看似简单,而实则是一个很有历史渊源的概念,最早研究家庭问题的学者是欧洲十八世纪的学者摩尔根。他在《古代社会》一书中对家庭的产生作了精辟论述。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一书中,根据摩尔根对家庭的研究成果指出:“家庭作为社会经济细胞和社会生活的组织形式之一,不是从来就有的,它的产生存在和发展受一定社会经济关系的制约。”恩格斯还指出随着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人类的家庭分为四个阶段,即“血缘家庭”、“普那路亚家庭”、“对偶制家庭”、“专偶制家庭”。我们现在的家庭形式属于“专偶制家庭”。无论哪一种家庭形式,都具有经济属性和社会属性。通俗一点说,家庭是指在婚姻关系、血缘关系或收养关系基础上产生的亲属之间构成的社会生活单位。习总书记把家庭高度概括为“社会的基本细胞”。

2.什么是家风。家风也叫门风,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传承下来的为人处世的风格,是一个家族、一个家庭道德品质、价值观的集中显现,它既体现在家庭或家族成员的言谈举止上,也体现在成熟家庭家族的族训家训中。家风对家庭成员的教育和影响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行为。每个家庭成员的家庭行为和社会行为都带有明显的家风烙印,是一种无形而又明显感受到的客观存在。家风的能量能够穿越时光,发挥出惊人的道德引力和约束力。

3.什么是家训。家训是家族或家庭的先辈或长辈对子孙后代立身做人等方面所立的规矩或训诫而形成的比较固定的语言或文字,亦可称为家诫、家范、庭训。它可以笼统,也可以概括;可以是引导鼓励,也可以是训诫警示;可以口耳相传,也可以刻于石碑、牌匾之上;可以书写在家谱之上,也可以裱于宗族祠堂的祖案之上。它是家风的结晶,是家风的语言文字表现。

4.什么是家教。家教即家庭教育,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指聘请的专门从事家庭教育的家庭教师,人员大多数是家庭成员以外的专业人员。二是指世代相传的家庭成员之间的教育行为,由家庭长辈有意识的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和家庭生活实践对子女施以一定教育影响的社会活动。这里我们要探讨的是第二个方面的含义。家庭成员之间的教育是社会教育的基础,是终身不间断的教育,即使孩子上学和成人以后,家庭教育自然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延伸和补充。

家庭、家风、家训、家教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既有区别又有关联。“家庭”是产生家风、家训、家教的基础,没有完整健全的家庭这个最小社会利益集团,也就产生不了家风、家训和家教。没有良好的家风、家训、家教的支撑和导引,家庭也不会长久的延绵和兴旺。“家风”是整个社会的亚文化,以家庭为纽带促进个体文化发展,是在自然而然状态下发展起来的,虽然没有明确的教育目的和内容,但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每个家庭成员的品德和处事方法,在无形之中影响整个家庭的成败兴衰。“家训”则是具有明确教育内容和教育目的家庭教育方式,具有时间上的持久性,内容上的明确性,目标上的确定性。它是对“家风”的升华和提炼,和“家风”一起构成家教内容的一部分。“家教”即家庭成员之间的教育行为,是伴随着人类产生就产生的,人出生之后,除先天具有的本能外,吃饭、喝水、大小便、穿脱衣服、语言交流等基本技能无一不是在父母或爷爷奶奶的教导下形成的,这其中也包括最基本的待人处世的方法和准则,所以说家教是自觉不自觉的贯穿于家庭生活的一切行为之中。它在思想道德教育方面则是以家风、家训为内容,实现其教育行为上的主动性。在家教中注重思想道德教育才能使家庭教育内容完整,才能使家庭和谐幸福,进而促进社会文明。习总书记“注重家教”的指示的目的恐怕就在于此。

家庭、家风、家训、家教是一个高度紧密关联的统一体,共同构成社会的最基本细胞,就像人的身体一样,无数健康细胞组成人的身体,而当大部分细胞出现病变的时候,身体也就会出问题。儒家学说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点,就反映了古人对家庭建设重要性的认识。

三、家风、家训、家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家训的历史源远流长,它产生于西周,形成于两汉,成熟于隋唐,繁荣于宋元,明清达到鼎盛。现有的历史资料中,周公姬旦《诫子侄周成王》、《诫伯禽》首开帝王与仕宦家训之先河,奠定了中国传统家训的基本形式与内容,成为中国传统家训的开拓者。

海潮出版社出版的由陈才俊博士主编的《中国家训精粹》一书中,收录了从周公姬旦到现代陶行知的家训158篇,从时间上涉及周朝到民国各个朝代。从作者的身份来看,涉及皇帝有刘邦、刘备、曹丕、李世民等,涉及朝廷重臣的有周公姬旦、管仲、诸葛亮、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于谦、林则徐、曾国藩、左宗棠等人,涉及历代思想家、教育家、学者的有孔丘、韩非、郑玄、朱熹、王守仁、王夫子等人,涉及文学家的有蔡邕、陶渊明、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苏轼、陆游、郑板桥、袁枚等人,涉及历代将帅的有马援、张奂、羊祜、卢象升等人,涉及女性作者的有孟轲母、楚子发母、范谤母、辛宪英、许善心母、温璜母等人,涉及近现代的人有严复、孙中山、鲁迅、黄炎培、陶行知等人。

在流传下来的家训中,最受人们关注的有孔子的《庭训》、诸葛亮的《诫子书》、刘备的《遗诏敕后主》、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司马光的《训俭示康》、柳玭的《柳氏家训》、王应麟的《三字经》、李毓秀的《弟子规》、朱柏庐的《朱子家训》、袁黄的《了凡四训》、曾国藩的《曾国藩家书》。内容最为全面的当属《颜氏家训》,最适宜于儿童启蒙的当属《三字经》、《弟子规》。

颜之推的《颜氏家训》被誉为古今家训之祖。颜之推是南北朝时期我国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诗人、文学家,他是当时最博通、最有思想的学者,历经南北两朝,深知南北政治、俗尚的弊病,洞悉南北学的短长,他的理论和实践对后人颇有影响,《颜氏家训》是他一生有关立身、处世、为学的经验总结,内容丰富、体制宏大,共七卷,分为十二类。分别是教子篇、兄弟篇、后娶篇、治家篇、风操篇、慕贤篇、勉字篇、文章篇、各实篇、涉务篇、止足篇等,涵盖了家庭生活,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被后人誉为家教典范,影响很大,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四、祠堂及祠堂文化在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上的功能

谈及家训,必然会延伸到族训,因为每个家庭家族中有突出贡献的有名望的先祖留下的家训一定会作为几代人甚至数代人的座右铭,家训也就成为族训。谈及族训必然会联系到祠堂和祠堂文化,子孙后代为了纪念宗族的创立者往往会修建宗族祠堂,供奉历代先祖,书裱或镌刻先祖遗训,缅怀先祖,昭示后世,教育子孙。在每年的祭祀活动中,除祭拜祖宗外,也一定会有对宗族成员中优劣的褒奖或惩戒,这就形成了祠堂文化,祠堂文化的社会教育功能也就因此而产生,并且对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产生不可低估的推动力量。

现在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对祠堂、祠堂的祖案、每年的祭祀活动都有一些印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在各个自然村中都可以看到遗留下来的祠堂的建筑及其内部的设置。到现在为止仍然有留存下来的少数祠堂,岐山县境内凤鸣镇资福村周氏祠堂、沈氏祠堂,故郡镇郑家桥村杨武祠堂,蒲村镇蒲村村邢氏祠堂,洗马庄村王氏(完颜氏)祠堂等。近年来,随着对传统文化的发扬,也新建了一些祠堂,蔡家坡镇赵家社区的赵氏祠堂,蒲村镇北庄营村的崔氏祠堂,雍川镇何家村的苗氏祠堂。无论是保留或新建的祠堂都在不断地恢复祭拜先祖、教育下一代的功能。

在许多我们看过的影视或文学作品中,凡是涉及历史题材的大多有宗族祠堂及在祠堂商议重大事件、表彰优秀、惩戒顽劣的描写,这就从艺术的层面彰显了族训、祠堂、祠堂文化在社会教育上的功能。

五、岐山古今著名家训介绍

岐山是周王朝的建都之地,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流传下来的文字家训的产生地,历朝历代都有优秀家训或族训。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县关工委组织人员征集全县历史传承和新编的家训族训,其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故郡镇郑家桥村向阳组杨姓村民300余人,系明御史杨武后代,如今仍传承明代杨氏家训(族训)32个字,即“勤耕务读,敦伦孝亲,卑无犯上,富莫骄贫,居仁由义,睦族和宗,布衣菲食,气忍家宁。”同时也有新编族训两则。

凤鸣镇资福村流传下来的《周家祖训》和《沈氏家训》内容全面,很有教育意义。《周家祖训》涉及十一个方面:“奉公上、重根本、联同气、慎交游、力耕桑、勤诵读、立品行、正心术、慎言语、躬节俭、睦族和邻。”《周家格言》涉及七个方面:“家道、老人道、父母道、夫妻道、丈夫道、妻子道、婆媳道。”《沈氏家训》中涉及二十个方面:“祭祀不可不殷也,事亲不可不孝也,天显不可不念也,身不可不修也,持家不可不勤俭也,择师不可不慎也,教子不可不严也,养女不可不训也,择配不可不谨也,交游不可不慎也,志节贵乎坚贞也,志行不可刻薄也,邻里不可不和也,输粮不可不先也,穷难不可不周也,出仕不可不清也,忍耐不可不讲也,奢华游惰不可不惩也。”京当镇小强村在创办村史馆时收集金、李、孙、郑、傅氏等家族传承下来的家训族训9则。蒲村镇蒲村村以传承下来的邢氏家训为标本,组织动员其余黄、徐、雒、高、马、谭、杨、张、王、李、曹十一个姓氏人员新立了家训族训,统一制成精美的图片张贴于每家每户的门口。原城关小学校长杨宗周老师自2010年开始创办家庭刊物《家之鉴》,确立了家训,每年编出的《家之鉴》都有家庭成员践行家风家训的体会文章,至今已出十期。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现关工委主任刘谦组织家族人员新立了刘氏家训:“修身立德、读书砺能、尚勤克业、持俭戒奢、和亲睦邻、行善积福、尽忠奉孝、守廉安贫。”

在抢救性收集传承家训族训的过程中,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将目标投向家谱、族谱编写及维修新建祠堂上。雍川镇何家村苗姓村民根据传承族谱将去世的先祖及健在的族人在祠堂的墙壁上根据家庭、家族的辈分排列,使宗族成员了解他们之间的相依相承关系。益店镇宋村韩家组人,现陕西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韩水岐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指导族人编写了《韩氏家谱》。蒲村镇北庄营村崔氏宗族成员在崔氏祠堂的旧址上新建了崔氏祠堂。

从搜集整理,新立家训、族训,续写修编家谱族谱,维修新建祠堂这些倡导或自发的活动当中,我们可以感悟出以下两点:1.家庭、家风、家训、族训、家谱、族谱、祠堂、祠堂文化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密不可分。2.家风、家训、族训、祠堂、祠堂文化对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已经被人们认识和重视,并已经转化为实际行动。

六、古今家训、家教方面的盲区

家风、家训、族训、祠堂、祠堂文化等历史悠久,延续至今,但在古今都有一些盲区和偏颇。

1. 历史上的家训、族训大多数都在有经济基础,文化底蕴的大家庭之间产生延续,一般中下层贫困人家忙于生计,缺乏有明确家训的文化基础和经济基础,因而家训的教育功能缺乏普遍性。

2. 中西方文化交流和连年战乱造成家训文化的百年间断。从清末至二十世纪初,西方文化的大量输入,当时的有识之士为了改变中国落后挨打的局面,改变人们保守自封的思维方式,过分的批判打压了包括家训在内的传统文化。从一九三一年到一九四五年的抗日战争,救国救亡成为社会各阶层的首要任务,无暇顾及家庭家族文化的传承延续。建国后在文化革命、破“四旧”、立“四新”运动中将家训、祠堂当作封建思想残余批判,家训从人们的思想上消失,祠堂建筑随着人为拆除和自然老化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这种局面维持了百年左右。

3. 建国以后农村实行的初级社、高级社、生产队、生产大队、人民公社及现在的村民小组、村委会、乡镇政府等基层政治经济组织淡化了所有人的家族观念,村民小组(生产队)、村委会(生产大队)、乡镇政府(人民公社)基层组织按照国家政策法规,组织群众开展生产活动、政治活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纠纷矛盾、家庭矛盾,对违犯政策规定和一些错误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因而家族式的社会教育功能逐渐被淡化和遗忘。

4. 大量青壮年农民进城务工和城镇化进程加快,人口居住地迁移频繁分散,进一步削弱了家族之间的联系。随着农业生产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农村出现的大量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务工,相当一部分人移居务工城市;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更全面的教育,相当一部分选择至少在县城购房或租房居住。这些因素导致了农村常住人口不断减少,家庭成员、家族成员的日常联系日渐稀少,对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只能由留守的爷爷奶奶承担,家庭教育的功能得不到有效发挥。

5. 重视生活技能培养,轻视道德修养教育是家庭教育的片面性。家庭教育不是没有,孩子出生后喝水、吃饭、穿衣、洗手洗脸、大小便都是在大人的培养下形成的,这也就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但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父母及爷爷奶奶就把注意力的重点放在文化知识的学习上,相互谈论的重点就是谁家孩子认了多少字,背了多少诗,参加了几个培训班,小学在什么地方上,初中在什么地方上,考上了什么大学等。很少有人谈论孩子的道德修养如何,这就说明了人们在家庭教育内容上的片面性。因而也就出现了一些高学历犯重罪的不良现象。

七、倡导重视家庭、家风、家教的社会背景

家风、家训(族训)、家教从古到今伴随着每个家庭的产生而进行,但缺乏政府及社会的倡导和引导,在普遍性和教育内容上仍然存在一些缺失。如今倡导重视家庭、注重家风、注重家教的社会背景已经形成,以家风、家训(族训)为依据进行家庭思想道德教育已经被人们理解和重视。

1.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2月17日春节团拜会上关于家庭、家风、家训、家教问题的重要讲话,吹响了重视家风、家教的号角。中央电视台关于家风、家训、家教专题节目的开播,营造了重视家风、家训、家教的舆论氛围。各级纪委倡导建立村级家风家训馆的部署,体现了党和政府对重视家风、家训、家教的指导引领。中国关工委,省、市、县关工委关于“好家风·我行动”专题教育活动的开展,体现了从青少年学生抓起,深入开展弘扬好家风的重点之所在。

2. 全民文化水准提高为提炼家风、建立家训(族训)、开展全方位家庭教育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基础。建国七十年,党和政府开展的扫盲运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等措施,全民文化水准大幅度提高,现在能对孩子进行家庭教育的父母、爷爷、奶奶几乎没有不识字的,从家风中提炼精华,形成有形文字家训、族训的条件已经具备。只要全体社会成员认识全方位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完整的家庭教育将会不断成熟,对促进社会文明将会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3. 在恢复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近几十年当中,在已经出版发行的传统典籍中,历史上有名的家训、族训;如《颜氏家训》、《三字经》、《弟子规》等传统家训等训蒙读物随处可见,再加上全民普法活动的开展,为依照国家政策法规为根本,借鉴传统家训之精华,创立有家庭家族风格的家训族训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规范。

八、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改革开放之后,人们解决了吃饭穿衣等温饱问题之后,广大农村也基本上将过去土木结构的房屋改建为砖木或框架结构房屋,修建了漂亮坚固的门楼,门楼上也贴上反映家庭思想主题的文字,最多最常规的是“耕读传家”。在流传下来的名门望族的祠堂祖宗牌位两边的楹联或家庭堂屋墙上的对联最多最常见的是“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耕”就是耕种农田,现在应该理解为一切劳动,“读”就是读书,“诗书”过去是指“四书五经”等圣人之言。这些既反映了家庭家族的精神风范,同时也反映了先祖们希望家族长久兴旺发达的愿望及教育子孙后代的内容和方法。

周公姬旦的《诫子侄周成王》和《诫伯禽》(周公儿子)使周王朝和鲁国诸侯国延续了800多年。南北朝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唐朝柳玭的《柳氏家训》、宋朝范仲淹的《告诸子及弟侄》、司马光的《训俭示康》、清朝朱柏庐的《朱子治家格言》等,在他们的教育和期望下,每个家族都几百年兴盛不衰,这就说明了家庭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性,说明了家训族训在教育子孙后代上的重要性。

家庭家族存在,家风族风便自然而然存在。将家风族风提炼升华为家训族训则不是每个家庭家族都做到了,但以明确有个性特色的家训族训来教育培养子孙后代立人立德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应当是当今每个社会成员都应该重视并付之于行动的重要举措。家风好才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中小学是青少年儿童聚集的场所,在当今家庭迁移、人口流动性大的社会背景下,唯一能够牵动千千万万个家庭的途径就是广大的中小学生,通过广大中小学生宣传注重家庭、重视家训、加强家教,就能推动家庭、家风、家训建设,进而促进家风、村风、校风、社会风气的好转,形成健康、积极、向上的社会氛围。省、市、县各级关工委及党政群七部门倡导在中小学开展“好家风·我行动”的主题教育活动,赋予了广大中小学生和家长义不容辞的家庭责任、社会责任,希望广大中小学生和家长充分认识开展这一主题教育活动的重要性、必要性、迫切性,从我做起,自觉行动,积极行动,为促进家庭和谐幸福、社会繁荣昌盛做出我们这一代中小学生和家长的历史性贡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